敦煌市三危乡甘家堡村:吴家大院的变迁

吴家大院的变迁

  新甘肃&;甘肃日报记者孙海峰

  1973年那年,我7岁。那时候私人不许养殖,平时也没肉吃。过年了,生产队才杀了两头猪,全队的人分。我们娃娃就端着盛着发面的盆,接猪血。近日,记者见到了敦煌市三危乡甘家堡村村民吴彦军。这位如今已拥有自己农家客栈的普通农民,在回忆起过去的岁月时,不禁感慨:今非昔比啊,如今的日子真是越过越红火。

  当时在敦煌农村,猪血饼是很奢侈的东西。我家人口多,仅父亲兄弟姊妹就有8个,这么多人分一个猪血饼,可咋分嘛。吴彦军回忆道。

  在食物的诱惑下,吴彦军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

  刚烙好的猪血饼,还加了油,就在锅里。我实在忍不住,就偷吃了半个,真香啊!说到这里,吴彦军咂咂嘴,笑了。

  对于一个7岁孩子来说,偷吃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。由于担心父兄责打,吴彦军偷跑出去躲了一整夜才敢回家。

  贫困就这样伴随着吴彦军及其同龄人们,如影随形。在一次又一次的期许与失望中,转眼已经到了1981年。

  那时候,我们村已经包产到组了,日子真的慢慢好过了。吴彦军说,那年过年,我们家光油就分了一大缸。我从没见过那么多油!

‹‹ 1 2 3 ›› 显示全文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